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下载中国能源APP
令人唏嘘!杨怀进被判2年10个月,从“光伏教父”到 “阶下囚”

能见Eknower11-20

海润光伏的沉浮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自2019年5月海润光伏(600401.SH)退市后,该公司原董事长杨怀进便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时隔17个月后,这位“光伏教父”再次出现竟已沦为“阶下囚”。据媒体报道,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南京中院”)于2020年10月26日对海润光伏原董事长、澳大利亚籍华人杨怀进出具“结案通知书”。

“结案通知书”显示,杨怀进家属代为向法院缴纳罚金人民币40万元,加上此前证监会对他的60万元处罚,对他的财产刑执行内容己全部执行完毕,予以结案。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在被上交所强制退市14个月后,杨怀进因犯内幕交易罪,被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

杨怀进没有上诉。杨怀进曾与施正荣并肩战斗,将尚德送上纳斯达克;曾先后参与创办尚德、中电光伏、晶澳、海润光伏四家公司,并促成三家上市。

凭借着如此辉煌的“战绩”,他被认为是与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振荣齐名的“光伏教父”。

2014年,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杨怀进曾表示,他对光伏行业发展充满信心,自己从未想过要离开。在他掌舵下,海润光伏曾是A股市场最耀眼的“明星”。

但“高转送“事件后,海润光伏开始深陷泥沼:债务危机、投资者诉讼、高层动荡,最终无奈被强制退市。这起由杨怀进一手炮制的财务丑闻不仅将公司拉入黑暗深渊,更令人费解的是,这位经济学出身的光伏大佬竟然栽在了他最为熟悉的财务问题上。从“光伏教父”到“阶下囚”,杨怀进的结局或许是整个光伏行业最令人唏嘘的结果。

“阶下囚”

与杨怀进一起锒铛入狱的还有海润光伏原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周宜可,她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此外,原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陈浩也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

南京中院判决书显示的罪名是内幕交易罪,这源于五年前海润光伏的“高转送”事件。事件回到2014年。当年11月底,时任海润光伏董事长的杨怀进与周宜可,周宜可,以及董事、常务副总裁张永欣等公司高管和财务负责人就当年业绩问题进行多次讨论和沟通。

高管层最终达成共识:在公司2014年度无法实现盈利的情况下,在财务允许范围内多确认亏损,尽量把能确认的损失和减值放在当年,为公司以后发展夯实基础。更为关键的是,作为公司董事长,杨怀进将公司2014年度业绩预亏的信息与前两大股东——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和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沟通。

作为公司董事长,杨怀进的举动无疑违规,但接下来,他的下一个举动直接导致了今天他锒铛入狱的结局。在前两大股东利用内幕信息减持之前,杨怀进向其建议发布与海润光伏基本面不符的高送转预案预披露公告。

2015年1月22日,海润光伏发布《2014年度利润分配预案预披露公告》,称将“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

仅仅7天后,该公司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4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亿元左右”。

此消息一出,市场为之哗然。更关键的是,在此之前,包括杨怀进在内的股东利用内幕消息早已套现离场。

2015年1月27、28两日之内,作为公司董事长的杨怀进迅速减持了1.74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16%,累计套现金额接近5亿元,前三大股东共套现近26亿元。随后,海润光伏突然自曝2014年将巨亏8亿元,并可能因连续亏损两年而被*ST。

这令众多中小股东被高位套牢,套牢资金高达约50亿元。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起由杨怀进等人一手炮制的“高转送“事件刺痛了资本市场的神经。监管层对公司因误导性陈述处罚40万元,同时对杨怀进采取了5年市场禁入措施,海润光伏也面临长达三年的投资者索赔。

据该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此事或导致公司不得不背负5126.53万元的赔偿支出。

随着债务规模的不断扩大,海润光伏“越来越重”,弊端凸显。资料显示,海润光伏累计逾期贷款达36亿元。

业内人士曾表示,海润曾参与了国内多个光伏项目,其发展初衷和技术路线没有问题,关键问题出在了经营方面。毋庸置疑的是,杨怀进是海润光伏崩塌的始作俑者,源于他过于激进的扩张。

在海润光伏前脚刚踏入新三板大门后,杨怀进后脚便杀入电站领域,导致其出现现金流持续紧张的局面。在暂停上市前,海润光伏的股价已跌至1元以下,被市场戏称为“仙股”。

除了借壳上市当年(2011年)和需要保住上市资格的2015年外,该公司几乎年年亏损。2011~2013年初,光伏产业盲目性扩张的后果开始集中显现,产品价格大幅下滑,光伏行业几乎全线亏损。2013年,海润光伏业绩暴雷。根据其2013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75864万元,同比减少4.17%;营业利润-34706.24万元。

“高转送”事件曝出后,2015年12月28日,杨怀进正式辞去海润光伏董事长的职位,宣布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以及董事职务。

颇为戏剧性的是,在辞职前的一个月,杨怀进还曾表示,希望能将海润光伏建设成为有实力有品牌的电力能源供应商,并将其发展成为千亿级市值的企业。

2018年8月15日,海润光伏发布公告,宣布杨怀进拟将其持有的全部3.12亿股转让给华君实业,转让价款约为2.72亿元。

自此,这位“光伏教父”将海润光伏“拱手相让”。杨怀进曾扬言“三年内海润将会跻身世界光伏行业前五名”。

如今,面对森森铁窗,他将作何感慨?

“光伏教父”

杨怀进现年57岁,出生于江苏扬中市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85年获得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1988年,25岁的杨怀进放弃国企上海石化公司的稳定工作,自费留学澳大利亚。选择留学后,他在南半球结识了校友兼扬中老乡施正荣和赵建华。

一次在德国出差的意外经历,让杨怀进嗅到了光伏行业的商机。

在德国的能源结构中,虽然太阳能发电所占份额小于风能,但政府还是对太阳能发电投入大笔资金,积极培育太阳能发电市场。

在世界范围内中,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全球光伏市场正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平均发展呈15%的年增长率。市场大爆发下,光伏产业处处皆蓝海。1999年,杨怀进背着投影仪和光伏产业报告,游走各地进行科普光伏,这成为了他故事的起点。

两年过后,嗅觉敏锐的他正式进军光伏产业。2001年,杨怀进与施正荣一起融资成立无锡尚德公司,杨占5%股权。4年后,尚德在获得了高盛、英联、龙科等国际著名投行8000万美元资金的投资后开始一骑绝尘,在全球光伏市场独领风骚。

这其中,杨怀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005年,尚德登陆纽交所,创始人施正荣身价骤增13.8亿美元,跻身中国百富榜前五名。但一个至今未解的谜团是,背后功臣杨怀进在尚德私有化风波中以300万元的低价转让了手中尚德的全部股份,与归国的赵建华夫妇共同在扬中创业。

2004年,南京中电光伏公司成立,杨怀进持股14%。赵建华出任总经理,陆廷秀出任董事长。彼时,杨在公司依旧是一个技术入股的“配角”。不过,这位跨界玩家深谙“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的道理。不断变化的环境让他真正看清自己的目标:打造一家属于自己的企业。

2005年,不安分的杨怀进开启了第三次创业,与另一名光伏大佬靳保芳共同创立河北晶澳太阳能公司,出任晶澳CEO。彼时,晶澳已经跻身国内最大多晶硅生产商之列。上任后,杨怀进便放出豪言:“我要让晶澳在三年内成为世界级的公司。”

他首先选择加码了晶澳的电池规模——从2005年7月开建到第二年8月,一年多的时间内太阳能电池75兆瓦生产线即告建成。依靠国际化技术团队的力量,晶澳太阳能的电池转换率达到17%以上,达到了当年的国际水平。

2007年2月7日,晶澳太阳能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被评为华尔街三大交易所2007年度的优秀上市公司,被美国视为“中国奇迹”。

这是属于晶澳的高光时刻,也是属于杨怀进的高光时刻。实际上,2000年左右正是国内光伏市场最艰难的时期,杨怀进能做到扭亏为盈,募资资金大力发展光伏,并在短期推动尚德、晶澳成功上市,令业内惊叹。

同时,作为中国光伏产业的拓荒者,屡创奇迹的他因此被业内誉为“光伏教父”,但他早已不满足于此。

“折戟”海润

以海润光伏为起点,杨怀进计划布局一个完整的光伏产业闭环。

2009年10月,他辞去了晶澳相关职务,于同年底加入海润光伏,担任CEO。

事实上,从2007年开始,中国光伏组件产量达到世界第一,光伏企业数量由此猛增。伴随着最早入局的尚德,后来崛起的昱辉、英利、天合等玩家的成长,中国光伏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这一切都被杨怀进看在眼里。一年内,海润光伏完成了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凭借光伏业务的生产基础,该公司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

短短一年后,海润光伏借壳*ST申龙登陆A股市场,这是第三家在他手中上市的公司。他拿到了13971.76万股,占比13.55%,成为了最大自然人股东。

彼时,国内光伏产业正遭遇“双反“危机,无数企业倒闭停产,逆势飞扬的海润成了杨怀进手中最骄傲的王牌。随着海润光伏发展趋势的不断上升,杨怀进又将触角伸向下游电站领域。

这成为海润光伏最终折戟的转折点。2011年10月,北京京运通宣布与海润光伏合作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从事对外投资建设太阳能电站项目。

两年激进扩张后,海润光伏总共在境外4个国家投资70MW电站,在国内市场,建成并网电站项目8个,总装机量达到了220MW,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成为光伏业内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

即便海润的光伏业务发展的风生水起,杨怀进也并未忘记自己的“独立管理”之梦。

担任董事长期间,杨怀进把《弟子规》列为海润光伏的管理圣经,让每位管理者和员工学习。

2012年,资本高手郑建明杀入光伏行业,选择海润光伏作为其电站领域的重要承包商。当被媒体问及未来发展时,杨怀进直言:“参与创建尚德的时候,我认为我幼儿园还没上,我现在已经上了小学二年级了。”其自信可见一斑。

从尚德、中电、到晶澳、再到海润光伏,手握多张成功底牌的杨怀进已经打造出了心目中完整的光伏帝国:尚德解决了晶硅电池的技术问题;除电池产品外,晶澳还在组件领域有所建树;而海润光伏则打通了上下游产业,可为光伏企业提供电站建设及运营服务。

杨怀进和海润光伏的故事走向了终章,但它给光伏产业留下的阴影仍在蔓延。

如果不是海润光伏的突然倾倒,他或许还能创下更多奇迹。但海润光伏的沉浮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而对杨怀进来说,起飞和跌落,可能也只在一瞬之间。

相关资讯